为什么年轻高学历的人选择啃老、假装上班?

发布时间:2022-07-08 来源:听心教育心理网 1606 阅读

这篇文章有些长,大概需要6分钟,我希望你能读完。

满洲里有一只大象,席地而坐,就一直坐那。

他们看起来不年轻了,脸上没有任何情感波澜,总是孤独地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,一杯咖啡应付一天,手却没闲着,不停敲电脑键盘或者打电话,眼神中遮掩不住的焦虑。

明明是工作日,他们哪来的大把时间在咖啡厅里一坐就一整天。

仔细观察以后,确定这几个熟面孔是在找工作,这些中年失业的人,还在努力扭转局面。

他们本该坐在CBD的写字楼里,跟同事探讨业务、跟客户拉近关系、处理着纷至沓来的电子邮件、应付着无休无止的大小例会。

现在,他们没工作了,还得偷偷摸摸假装出来上班。

这是中年人的“假装上班”。这是一种被动失业和责任感导致的行为。

与此不同的是,年轻人的“假装上班”。

苏州女孩笨笨在2019年12月失业,从此开始扮演一个有工作的人,至今已是第三年。

在假装上班的日子里,她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同类,形成一个小小的同盟。

他们蹲茶室、泡电影院、玩桌游,也学英语、做日结、去工厂里扛货,某种程度上,他们不是被迫、而是自愿选择过一种脱轨的生活。

在主流媒体呐喊“年轻人要奋斗,青春因奋斗的时代”,假装上班的年轻人似乎是这个时代的蛀虫。

很多人感慨:有手有脚又年轻,就靠啃老生活,真是垮掉的一代!

真的是这样吗?

有位笔者找到了笨笨,走进了她的生活。

01

2020年12月20日笨笨在天涯的帖子上写道:

冬至夜,本来应该在隔壁城市参加公务员考试的一天,我还是窝囊的早早的从宾馆醒来,躺在床上,无所事事……

也回不去家,也无法找男朋友,毕竟跟他们撒谎说参加考试去了……

前一天还在考虑要不要去参加一下,但是想想自己只看过五六天书,做了那么几套题,去了也是白去……

这也太废了,让我马上想到一句话:“请不要假装努力,生活不会陪你演戏”。笨笨的这个状态像极了自己身边某个不争气的朋友。

但实际上笨笨英国留学归来,去牛津交流过,曾在大专任教,也创过业,得到过一些奖项。

她不是没尝试进入过“正常的生活”。

在大专任教时的她,欣赏刻苦的女生,掏出工资给她们买书,报名专升本。

领导想引入校园贷款,说“要盯准学生背后父母口袋里的钱”,她激烈反对。

同事要学生花钱买证,她让学生去考权威的初级职称证,断了同事的财路。

新教师评课时,她讲到一半,同事说时间到了。他们都围着另一个新教师聊天,她不知道做什么。就连很多学生也因此讨厌她——他们就想买个证。

笨笨说“感觉我要被击垮了,虽然我也没有站起来。”

02

笨笨假装上班的原因,不得不谈起她的小姨夫。

小姨夫是厦门大学法律系高材生,一直声称自己开了一家饭店。

一天亲戚们临时起意去吃饭,小姨进门就说,找你们李老板。服务员说,我们老板姓张。小姨回家,看到小姨夫在睡觉。

婚后三年,小姨夫早起做饭,送小姨上班,“顺路去饭店”,实则回家,9点开始炒股(亏钱)。等到傍晚,去饭店买卤菜,接上小姨,称卤菜是自家饭店剩下来的。

小姨起诉离婚,法庭上,妈妈“上蹿下跳”,外婆痛骂小姨夫“猪狗不如”。

“但,”笨笨顿了顿说,“那个时候我就能理解人为什么不上班。在饿不死、穿得暖、夏天开得起空调、冬天喝得起热汤的时候,人不爱劳动就不劳动。”

那时她还在大专任教,这个故事给她的最大教训是:父母不能容忍她不上班,所以她要像小姨夫一样撒谎。

她正式假装上班的日子是2020年9月3日,考公结果出炉的日子。

她看完电影《小妇人》,接到了妈妈的电话。没考上,她说。你到底怎么办啊?妈妈在电话喊。

就是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“受不了了”。她和妈妈说,她在培训机构打杂,月薪4600。

她不知道怎么编出的这个数字,但很快意识到编得太高了,她拿不出来这么多。

为了圆谎,她尝试去应聘了两次。一个培训机构说他们不招人,另一个她刚走进去,甲醛的味道就把她“劝退”了。

细究的话,笨笨假装上班的谎言并不高明。

她赚的钱花去了哪里?她的同事都是谁?为什么工作日她也能待在家?只要去她声称的工作单位看上一眼就好了。

但她工作体面、待人谨慎的父母似乎从没意识到这些。笨笨说,她的谎言最接近被拆穿的一次,是有天爸爸要送她去工作单位,她几次推诿,爸爸也没坚持。

连她自己有时也会想,是不是父母早就发现了?他们只是不说。

03

2021年10月8日,失业的第22个月,笨笨尝试自杀。

“国庆,大家都是处于工作之后放松,然后玩。我不一样,我一直都没工作。”笨笨说她发现没地方蹲了,平时常去的茶室人满为患。这时她接到一个信用卡催收的电话。

据她说,4年前,她收到邻居家儿子发来的QQ消息,要借近10万块,她没多想就用信用卡转了过去。自然是被盗号。

她没敢告诉父母,想妈妈一定会暴跳如雷。

每个月还一点,总能还上的,她想。等到失业,她还了一万多,几乎只还了利息。她来回倒信用卡,还问朋友借POS机刷。

10月8日那晚,她喝酒到凌晨三四点,刷到英雄联盟出手游的新闻,心想:游戏失败了可以再开,人生是不是也是这样?

她回到家,发了一条微博:“人生能不能重开?我想试一试。”然后吞了那一板剩下的安眠药。

朋友看到微博报了警。第二天睁眼,她人没事,家里倒来了很多警察,非要带她去洗胃。

折腾到下午回家,妈妈还在骂她,你知道警车开到小区里有多丢脸吗?

她一下爆发了,“鼻涕眼泪一把一把地”说,我就是不要结婚!我就是减不下肥!

妈妈追问,还有什么事?她坦白欠了十万块。她还没来得及说假装上班的事,妈妈就蹭地站了起来,要死了要死了,妈妈来来回回地说。

第二天,爸爸把她欠的钱还掉了。爸爸问那个报警的朋友,笨笨怎么了?

朋友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04

当我们走进笨笨时可以看到她温暖柔软的内心,我们也可以看到笨笨母亲的专治和冷漠。

也许有问题的不是“假装上班的年轻人”,而是这些年轻人的父母和这个时代。

就像狄更斯说的: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”

2019年初,电影《大象席地而坐》在苏州放映。“一头大象,每天坐在动物园里,它他妈就一直坐那。”电影里的人说。

观众交流环节,笨笨站起来说,自己就是那头一直坐着的大象。

她哭了,周围的女生也哭了。

心理健康问题咨询:18522868098(同微信)

咨询热线

18522868098

微信咨询

18522868098